基金

<p>气候变化受害者的倡导者在提及因气候变化相关影响而必须迁移的个人时,经常使用令人回味的术语“气候变化难民”</p><p>学者和了解难民法的人恰当地批评了这一术语的使用,并指出妥善解决的难民法只是将气候变化的受害者排除在其定义之外</p><p>在我的工作中,关于气候变化难民的情况仍然非常频繁</p><p>我曾经为此感到内疚 - 在倡导那些不得不离开家园,村庄和国家的人时,使用“难民”一词非常诱人</p><p>但是,我已经停止使用这个词,因为除了它只是不准确之外,它还为气候变化的受害者传达了错误的法律和国际希望</p><p>如果我们认为已经为这些人制定了一个国际法律框架,那将是令人放心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根本无法拥有它</p><p>认为对这些人有答案和保护是危险的,因为这完全是不真实的</p><p>到目前为止,这主要是一场学术辩论</p><p>新西兰移民当局刚刚拒绝了泗水基里巴斯一名男子的难民身份</p><p>这名36岁的男子试图在新西兰避免与气候变化有关的伤害,并在申请时表示担心他的孩子会在基里巴斯的珊瑚环礁上升,这些珊瑚环礁略高于海平面</p><p> I-Kiribati男子自2004年以来一直在新西兰</p><p>他的签证最近已经到期,所以他寻求更持久的解决他的无家可归问题</p><p>在我最近访问基里巴斯期间,许多人谈到新西兰作为替代方案,他们会留在他们的脑海里</p><p>然而,我谈过的大多数人都希望尽可能长时间留在基里巴斯的家乡</p><p>新西兰当局援引了“难民公约”在拒绝其适用时未提及环境损害这一事实</p><p>此外,当局要求该男子(仍然是匿名的)因其种族,宗教,国籍或其在某一特定社会群体或政治观点中的成员身份而受到迫害</p><p>这是“公约”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不符合要求</p><p>该男子担心气候变化,而不是他自己的政府,这使他无法使用“难民公约”的保护</p><p>基里巴斯政府实际上在国内和国际气候变化相关工作中非常活跃,这使得这个人(和其他人)更难以根据“难民公约”对其进行审议</p><p>我很欣赏这个人的创造性思维,并希望这个故事能够被广泛报道</p><p>重要的是要认识到“难民公约”没有为气候变化受害者提供实际的庇护或法律保护</p><p>不幸的是,在这方面仍有许多工作要做</p><p>要查看显示珊瑚环礁生活的图片,请访问http: